_OldRavine-古谷

掉进超英坑无法自拔…属性是基本上啥都吃的混乱邪恶

来自一个中毒的我,最近关于俩超凡小基佬的一些小涂鸦,有原漫画参考

这俩太可爱了我入坑我画画我产粮啊啊啊啊啊

[维勇]关于爱:Agape(上)

*私设勇利夺冠后与维克多一起回日本
*两人已经是恋人关系
*全是糖
*没有完,我码不动了我其实是个画手来着(打)
ipad的客户端太难用了格式怎么都不对好气
看这个题目没错下会有的,eros也会有的



日本四月的早晨还冷得不行,勇利往年都会在一阵凉意中打个冷颤,然后把被子裹得更紧,活像只蠕动的虫子。

「勇利,小猪,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熟悉的性感嗓音,几乎是咬着勇利的耳朵,柔软的嘴唇含住同样柔软的耳垂,舌尖拨弄着圆润柔软的耳垂,再划过敏感的耳蜗。

一大早的撩拨毫无预兆,有些清醒但贪恋温暖的勇利没能抑制住喉头的痒意呻吟出声,换来维克多又一阵喑哑低沉的笑声。

「维…维克多……」勇利缩了下脖子摆脱了维克多的骚扰,转瞬间又将头埋进了维克多的胸膛寻求温暖,竟然又想要睡过去。

「勇利。」被勇利这依赖的模样弄得心痒,维克多顺势搂紧了勇利的身子,捏了捏勇利腰间让他爱不释手的软肉,「做的早饭没人吃,妈妈会伤心的哦。」

「还是说,勇利想要我献上一个甜甜的早安吻?」维克多伸手抬起怀里人的下巴,看着那张没睡醒的脸轻笑,
「真是一只贪婪的小猪……」

仍未清醒的勇利看着越来越近的维克多精致的脸庞,未躲避却是伸手搂上维克多的脖颈,主动献上了唇。

维克多欣然接受了勇利甜蜜的早安吻,没有过多的缠绵,仅仅只是唇间的触碰,感受着那若有若无的柔软,勇利对自己的喜爱,对自己的依恋,从这近乎本能般的举动中溢出,一点点浸染着维克多的心脏。

「维克多……早安。」
「早安,勇利。」

之后勇利打着颤换下了睡衣用厚衣服把自己裹了起来,维克多依然是一身轻装,这点凉意似乎没办法把出身俄罗斯的他怎么样。维克多看着圆了两圈的勇利有些好笑,一只手探进勇利穿的羊毛衫的下摆,摸了摸勇利此刻平平但依然软软的肚子。

「嘶——好冷!维克多!」

「好奇怪哦,勇利明明很容易长脂肪保暖才对,可是却很怕冷呢。」

勇利有点气,维克多这样子完美身材吃那么多猪排饭都不会胖的人怎么懂自己的烦恼,勇利凑上前咬了口维克多光洁的脖颈,算是报仇了。

维克多捂着被勇利咬过的地方发神,他在那一瞬间是想逮住勇利吻下去的,勇利总是会做出一些超乎维克多预料的事情,正因如此,逗弄勇利变成了这年来维克多最爱做的事情。

洗漱完毕,去吃饭的路上勇利又在念叨会不会有猪排饭,维克多揉揉勇利的头,笑眯眯的威胁着勇利如果休假结束体重超标会怎样。

结果当然是没有的,妈妈为了勇利的健康早餐准备的是清淡的和食,勇利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为了比赛长居国外,勇利也很想念妈妈做的早饭的味道,吃得依然很香。

看着勇利吃饭的幸福模样,维克多也拿起碗筷拨弄着盘里的鱼。

之前就注意到了,维克多用筷子用的很娴熟。勇利盯着维克多拿筷子的修长的手指,维克多的外表是无可挑剔的,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无比精致漂亮,他的每一个举动都能带来如画一般的美感。维克多本身便是近乎完美的存在,是勇利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憧憬,

——也是勇利最爱的人。

「勇利,米饭沾上了哦。」那让勇利出神的纤长的手指在勇利的嘴角拂过,将那粒粘在勇利嘴角的白米饭拿下。

「维克多……谢谢……」

看着维克多把自己嘴边取下来的饭粒放到自己嘴里,勇利脸上有些发热,抓起饭碗扒了几口饭,眼神却仍然是若有若无的看向维克多。

从小到大,维克多都是自己的憧憬,是自己最重要的一部分,那么维克多呢?自己对维克多来说又是什么呢?
收拾碗筷的时候,维克多在勇利旁边帮忙,擦拭勇利递过来的碗碟时,维克多听到用力开口。

「呐,维克多,今天要不要去玩。」

「嗯?不是想休息吗?」维克多回想起回日本前勇利说过要在家里窝三天哪儿也不去,比赛结束后维克多也乐意陪着勇利窝在一起度过温馨的二人世界。

「趁现在还清静,过段时间就更没办法啦。」

勇利夺冠的消息已经传回国内了,只是没人猜到他们会比赛结束当天就偷偷回国,勇利家现在还没有被记者围堵。只是勇利二人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行踪,想必过不了多久家里肯定又会来一堆的记者吧。

维克多点点头:「好啊~我很期待和勇利出去玩哦。」

维克多笑着,宝石一般美丽的眼中满是温柔和期待,那双迷倒世界各国女孩子的深情双眼注视着勇利,勇利觉得脸有些发烫,移开视线继续洗碗。

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认真和维克多两人单独出去玩过,这难道说是……约会吗?

这样想着的勇利,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对今天的行程现在也开始真心期待起来。

根据妈妈的提议,勇利带着维克多去了离家不太远的神社,原因是【勇利过年的时候在训练没有回来呢,妈妈就跑去神社求福哦,说要保佑勇利和小维能够幸福哦,现在看到勇利和小维这么开心,妈妈相信那个神社一定会给人带来幸福的哦】这样。

勇利一脸无奈,倒是维克多很兴奋,开心地拉着妈妈问着神社的位置就要拉着勇利去参拜。

「就是这里,挺小的神社人气也不是很高,也就过年的时候小镇上的人会来参拜,平时都没什么人来。倒是小时候和优姐他们经常来……」

眼前的神社确实不大,但该有的还是都有,维克多没有在日本过过年,对于参拜神社有点别样的兴奋,拉着勇利就上前去。

勇利耐心地教着维克多怎么参拜,此刻常住神社的巫女发现了二人的存在走了过来。

「是勇利吗?勇利和维克多?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连维克多也……」

「嘿嘿嘿……」勇利挠着脑袋傻笑着。

「勇利好厉害的说!昨天的比赛我有看哦!恭喜恭喜。」巫女年纪不大,此刻谈论起昨天那令全日本光荣的比赛事也是兴致高昂,丝毫不见平时清冷的神态。

「要来求个符吗?送你们啦,维克多也来……」巫女拿起一个符,「就这个姻缘符不错吧,勇利你也年纪不小啦是时候找个女朋友啦,有这个姻缘符保你能遇到真命天女哦,我们神社的姻缘符很有用的哦。」

「这个……」勇利有些苦笑不得,他总不能就这样将自己和维克多的关系说给巫女听,正准备随便拿个事业顺利的护身符之类的,却被维克多一把抓住。

「巫女小姐,请问有恋人的人用了这个护身符会怎么样呢?」

「当然是会和恋人幸福美满甜甜蜜蜜啦。」

「请给我两个姻缘符,谢谢。」

「诶?」巫女有些惊讶。「可以是可以啦。」只是没想到维克多大男神居然有恋人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妖精哦!

「维…维克多?!」勇利被维克多强行塞了一个姻缘符在手心。

「勇利~」维克多举起姻缘符到嘴边轻吻了一下,向勇利眨了眨眼,「要好好保存起来哦。」

招新啦!!!

一万亩鱼塘社团:

大家好!俺们鱼塘招新啦!!

求约稿啊求约稿……

莲花君:

找 @古谷菇菇咕咕 约的一张我流的双鬼账号卡!!!

辛苦古谷看着我的残障Q版人设脑补细节了呱呱!

哎呀鬼刻姐姐的柰子看的我脸红心跳////【ntm

帮古谷打一发约稿小广告呱!又快又好的咕咕咕咕咕咕大家不来一发吗!!!

杰森的生贺的本来……但是拖了很久……上色还是很渣……嗯多练练

“我想起他第一次穿上这身制服,他的表情,他的微笑,像是昨天。我要,令这段记忆,活在我心里。我才不会,死于此刻的记忆。至少我们在一起了。最后一次在一起...”

来不及上色了先放张线稿赶个生日……Timmy宝贝生日快乐!!爱你!!

【OS】我就是想吃冰棒嘛

好久没有更新…最近真的很忙。

跳了山风坑其实有段时间了,一直手痒奈何没时间,这个梗也是存了很久的,终于忍不住拿出来摸鱼了…

嗯…很短,ooc肯定有,慎入

【OS】我就是想吃冰棒嘛

啊——好热。

所以说日本的夏天为什么会这么热的,简直要死人了,偏偏空调还赶在这个时候坏掉。

樱井翔咬着冰棒,靠在沙发上吹着家里仅有的一台小风扇静待着修理工的到来,身旁突然多了具发热的身躯,是大野智。

他含着家里最后一支冰棒,一边用黏糊的声音念叨着[翔くん干嘛不把我喜欢的牛奶味留给我]一边将发烫的皮肤贴上樱井翔的。

大概真的是天气太热了吧,相贴的皮肤处源源不断地传来热气,烧得樱井翔一阵燥热。

[智くん,好热。]

[嗯,我知道啊,所以才想吃冰棒嘛。]

[所以你快去别的地方啦,这样贴着好热。]

[诶——可是只有翔くん这里有风扇吹嘛。]

黏黏的嗓音含糊不清,像是在撒娇。

他绝对是知道自己最受不了他的这一招所以才故意的。樱井翔自觉败下阵来,放任了身边的这一团热源扭来扭去。

好热,真的好热。像是为了压下身体的燥热一般,樱井翔赶紧咬了口已经开始化掉的冰棒。

冰凉的感觉很快蔓延至整个口腔,但心底的那股燥热感却并未因此减弱几分。

自己空着的手不知什么时候被另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握住,珍视一般将自己的手指揉搓在手心,细细地玩弄。

[さ…智くん?!]

因为手掌被仔细摩挲的感觉无论如何也忽视不了,樱井翔惊呼出声。

[翔くん的手,真好看。]

大野智仍不放开樱井翔的手,对樱井翔软软一笑,眼中带着深深的迷恋。

[好想这样永远的和翔くん牵手哦…]

[智…]

恋人突如其来的告白简直让樱井翔措手不及,红着脸支支吾吾最后只是叫出对方的名字。十指相扣,什么好热的天气,什么空调坏了的闷气全部都飞走了。

望着大野智越来越近的脸颊,樱井翔闭上了双眼,准备接受恋人温软的嘴唇。

[啊——冰棒都化掉了,好可惜。]

湿热的感觉不是来自自己嘴唇,而是拿着冰棒的手指。樱井翔睁眼看到的,就是大野智捧着自己捏着冰棒的手,舔去手上已经融化成液体的冰棒这一幕。

舌面触及自己的手指,将属于牛奶味儿的白色液体卷入口中。明明不是什么奇怪的场面,但樱井翔还是觉得一股莫名的火气涌向自己的腿间。

…才不是啦!!这场面超级奇怪的好吗!

[智、智くん!你在干什么啦,很脏的诶!]

樱井翔推开仍然舔个不停的大野智,把只吃了一半的冰棒塞到对方的手中。

[那么想吃的话给你啦。]

樱井翔微微嘟着嘴,有些闷闷不乐。看对方吃冰棒吃得那么欢快,他也不知道该吐槽对方太破坏气氛还是太天然。

[翔くん]

[什么事?]

樱井翔转头,一个带着凉意的吻落在樱井翔的唇上,灵巧的舌头轻而易举突破樱井翔的防线,大野智将最后一块冰送去樱井翔的口中,融化掉的部分有些许滑落唇边,又被舔起然后继续纠缠。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樱井翔气息有些不稳,才结束了这个牛奶味的亲吻。

[喜欢的东西最后一口要留给最爱的翔くん啊。]

大野智fufu的笑着,一副满足的模样。

那本来就是我的冰棒啦。樱井翔撅撅嘴。

天气真的太热了,不然自己的脸颊上怎么可能那么烫。

修空调的什么时候才会来啦。

END